關於部落格
  • 45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和老外“貼面”要發出“啵啵”聲

源文引用自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8615d0d0100a0aq.html
和老外“貼面”要發出“啵啵”聲 (2008-07-04 17:33:36)
我先生因為工作的關系,認識了很多澳大利亞人。慢慢的,我也和他們熟識起來,他們的風趣幽默、熱情開朗,深深地吸引了我。漸漸的,他們已經不再僅僅是先生的工作伙伴,而是成了我們的好朋友。
    不過,在和他們接觸的過程中,有一點我是從最初不習慣、到後來適應了、繼而才越來越自然的,那就是“貼面禮”。
    想起和澳大利亞朋友的第一次見面,還是在2002年。一天晚上,我按先生說的地址趕到一家飯店門口,他和兩位女士及一位老人已經在等我了。因為之前先生已經向我提過他(她)們多次,所以見到他(她)們我一點兒也不覺陌生。而當我走過去時,其中的一位女士已經張開了雙臂。我是學英語專業的,對西方國家的禮儀也略懂一二,知道這是一些國家的習慣,于是沒覺得有什麼奇怪,自然也伸開臂膀,和她擁抱上了。沒想到的是,當我剛和她抱上,她的臉頰就向我的臉貼了過來,這倒是讓我有一點兒“措手不及”,但是“暗自鎮定”,和她的臉頰輕輕相碰了一下。接下來,另一位女士也是如此一番。到那位老人了,我以為男士不會如此吧,已經准備伸出手和他握手,可沒想到的是他也是伸出臉頰和我相“貼”了。後來,和他(她)們分手的時候,又是如此一一“貼”過。
    其實學英語的我知道,這是西方一些國家的“貼面禮”,最初好像是從法國興起的。但是,咱們中國畢竟講究“感情內歛”,尤其男女之間更是“授受不親”,于是,乍一下讓我接觸到如此親密的問候方式,還是很不適應。但是問先生,他已經很習以為常了。
    後來,和澳大利亞朋友們接觸越來越多,我對這“貼面禮”也就越來越自然了。即使與男士見面,也已經能很自然的伸出臉頰去與對方相“貼”。不過,我沒搞清楚過到底該貼哪面臉頰,每次和朋友們見面,好像全憑那一价那間的“默契”,有時我的頭略為左傾,被“貼”的就是右臉頰,而有時,擁抱的那一瞬間,我的頭正好到了對方左側,那被“貼”的就是左臉頰。我暗中觀察他們自己人之間行禮時,好像也沒有規律。我還親眼見過一對澳大利亞人見面時,兩人沒“默契”好貼臉的方向,兩人的頭都向同一方向偏,還這樣反復了好幾次,弄的場面很是尷尬卻又有趣。不過有時,他們會兩面臉頰都貼一遍,這可能是更為親密的朋友之間。另外,我和先生的“貼面禮”其實還並不“地道”,我看他們自己人行禮時,除了要貼面頰,還噘起嘴,嘴里還同時發出親嘴的“波波”聲,有時嘴唇已經碰上對方的臉。這一點我和先生是再也做不到的,他們好像也能理解,所以和我們貼面時,從來不會發出親嘴聲。還有據先生告訴我,“貼面禮”只是在男士和女士之間、女士和女士之間,而男士和男士之間是不這樣的,只握手。
    現在,雖然對“貼面禮”我已經能“應付自如”,但是還是有一點我每次都要注意。那是有一次和一位比較高大的澳大利亞女士見面時,因為她的身材,我雖然已經很努力的仰著脖子了,但是我的下巴還是只夠得到她的前肩,于是打完招呼後,我尷尬的發現,我的口紅竟然在她白色衣服的肩側留下一道淺淺的印跡。我始終沒鼓起勇氣告訴她這點,只是心里深深的感到歉意。後來,再和朋友們“貼面”時,我除了盡量仰起頭(澳洲人大多身材高大),還輕輕地抿起嘴,免得再發生這樣的錯誤。
    除了用“貼面”作為問候的方式,在和澳大利亞朋友們接觸之中,我還學到了澳式英語的回應感謝的方式。原來,在澳大利亞,回答“thankyou”的方法,不是我們熟知的“you’rewelcome”之類,而是用“noworries”來回答。另外,澳洲作為一個文明禮儀素質已經高度發展的社會,他們對這方面的注重體現在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我剛和澳大利亞的朋友們接觸時,先生就經常提醒我,“thankyou”和“sorry”這兩句話要時時不離口。人家給你讓路了,要說“thankyou”;人家在餐桌上幫你遞過來食物,要說“thankyou”;人家送你禮物,要當面打開,還要讓感激贊賞之情“溢于言表”。反之,如果稍微妨礙到別人,就一定要道歉。最典型的是,自己咳嗽一聲或者打了個噴嚏,哪怕沒有影響到周圍的人,也要說聲“sorry”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